何冰:人生就像腌酱菜,百味俱全

发布时间: 2019-02-22

  《芝麻胡同》是何冰与导演刘家成的第二次配合,在此前合作的《情满四合院》中,由何冰饰演的“傻柱”形象深入人心,还成功摘得第24届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。在《芝麻胡同》中,何冰饰演了一位生意人,作为百年老字号酱菜铺的传人,他一方面要一直强化经营之道,肩负养家重任;另一面,他为人厚道,诚实守信,将酱菜技巧施展光大。

  新京报:你和刘蓓在剧组会经常和其余演员一起聚会吗?

  何冰说,“北京人都爱体面,出门必定会捯饬好。只管回来他就是一个做酱菜的。”不同于《情满四合院》中傻柱的简单执拗,严振声身上显现出了更丰富的侧面,何冰评估道,“这两部剧的历史阶段不一样,《芝麻胡同》是在新中国成破前的民国时期,他要面对的世界更加庞杂,兵荒马乱、时代变迁;其次他要面对的人物关联也要更丰富一些,上有老下有小,孙男娣女一大家子,当这些都负荷在一个人身上时,就会更加饱满。”

  何冰:一个剧组须要时不常地聚一下,又不能老聚,否则成酗酒了,我跟刘蓓是剧组的老演员了,这个节奏能够控制得很好。个别40天的时候是最累的时候,关键的时刻需要加把劲,咱们看看这个时间合适,就一起聚一下,大家一起鼓劲。

  演员要知道什么不能演

何冰饰演严振声,前有店后有厂,是一个典范的商人。

  在何冰看来,“严振声是个丈夫,是个父亲,是个交易人,也是个好兄弟。”因为角色的复杂性,在最初准备角色时,何冰也并不晓得对的方向在哪,但他清楚了塑造严振声的错误方向,把弊病的问题躲避成为他揣摩角色的第一步。“当我看到这个剧本时就知道有个毛病是一定不能犯的,那就是去表演一个老爷。如果谁都去演他的社会身份,那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。他是个丈夫,是个儿子,在家里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,不在交易铺子里的时候他就不是个老爷了。”

  何冰:我和刘蓓太轻易代入夫妻关系了,我俩的经历、年纪都相同,对家庭最忠诚和最不堪的假想也都一样。两口子打架能打到什么份儿上,不能打到什么份儿上,这些我俩的认知都特殊一致。媳妇发性情,那就听着,也能还嘴,然而不能提“离婚”,这是底线。

  太太这个人物我一下就想到刘蓓。刘蓓是典型的北京大妞,有一股贵族气,北京姑娘不经大脑不走心,她生活中也是这样,指不定能说出什么来。这个人物是一家之主,剧中何冰都得听她的。

  导演点评

  新京报:你和刘蓓生活中是挚友人,剧中演夫妻,可以很快进入角色吗?

  由刘雁编剧,刘家成执导,何冰、王鸥、刘蓓主演的年代剧《芝麻胡同》将于2月22日起登陆北京卫视。该剧讲述了改革开放前的数十年间,以严振声(何冰饰)为代表的严家人,围绕着经营“沁芳居”酱菜铺生意所引发的一系列故事。日前,新京报专访导演刘家成、主演何冰。两人此前在京味剧《情满四合院》中已经有过一次配合,在何冰看来,《芝麻胡同》之所以将故事背景决定在“酱菜园子”,是由于酱菜的进程就像人生,“成长是腌制的过程,酸甜苦辣都要融进生涯,最后的味道才华透彻、筋道。”

  新京报:很多观众都觉得你是“京味人物”担当,你本人怎么看这个称说?

  何冰以自己和太太为例,分享了对“夫妻”关系的看法,“比喻说我和我太太,这关系都是始终变更的。谈恋爱那会儿我演大哥,她演小妹妹;后来演情人、爱人;结婚两年后自动变成了母亲。切实生活中每一天都在变,要买包的时候又变成妹妹了。一个男性与妻子情感的变革,代表着你生命中不同关系的多少个阶段。”

  何冰:可能有人以为你这个年纪了,守住演北京人这一块就挺好的,我并不这么想。以前年事小的时候,没勇气,当初年纪大了反而渴望演没演过的角色,不然做演员干吗。

  何冰:他身为一个酱菜铺的老板,严把品德关,不掺假,是一个正直的商人。而且他隐忍,他上有老下有小,个性也更压抑。我生活中离《情满四合院》的傻柱比较远,不是很敢说的人,更像严振声,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。我也是北京人,最熟悉北京人的生活。严振声诚然精明,但他忠于自己的家庭,不管是在他得势还是失势的时候,这一点可能说是人物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
  新京报:严振声身上有什么吸惹人的处所?

  “我和刘蓓太容易代入夫妻关系了”

  王鸥这个角色本来也想找一个北京人,有的演员有顾虑,担心京味有局限、不够时尚。我和王鸥只谈了一次,她特别有创作热情,而且不担忧老年妆。首先我让她别有顾虑,不用太在意京味,京味有何冰跟刘蓓,她演一个年轻女孩子,京味太重反而不好,我就让她把台词往个别话说。然而关键点的京味都有。

  再度过错导演刘家成拍摄《芝麻胡同》,自称这次这个北京人不像傻柱

  何冰:人生就像腌酱菜,百味俱全

  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